首页 » 龙8手机官网下载地址 » 校长随笔

寒假时陪着老爸老妈聊天,时不时会聊到老爸的祖父,我的曾祖父,他是清末的秀才,也是当地的士绅,是那时林家大院的掌门人。七七年高考前的那个夏天,我曾回过一次潮汕老家,林家大院里绿树成荫,满院都是南国的波萝、香蕉、龙眼树,尽管这百年老宅年久失修,但仍能看出当年的格局与“韵味”。曾祖父是个读书人,在清末民初时,将他原先的私塾改成了一所中西融合的新学堂。潮汕地区地少人多,几百年来,男人们不是下南洋经商做贸易、边是读书求功名,诗书传统与商业文化很有机地融为一体。因汕头也是中国鸦片战争后最早开放的通商口岸,西风日渐,曾祖父的学堂也不再只是教“四书五经”等中国经典,也开始延揽从海外回来受过一点西式教育的华侨,开始教英文、数学及科学。当时的学堂,据我己去世、但幼时曾在曾祖父办的学堂中上过几年学的大伯说,还是以清末科举的秀才、举人为国学、修身教师,虽有新式科目,但仍是“中学为体、西学为用”。曾祖父毕竟是旧时代的读书人,能将传统以教本族子弟为主的“私塾”改造成有一定西学元素的“新学堂”,也是需要“与时俱进”的眼界和魄力。后来曾祖父去世,由于战乱及社会动荡,家道也逐渐中落,学堂也不复存在了。老父亲就没有象比他大十岁的大伯那样,有着在这学堂求学的经历。

曾祖父与蔡元培等中国近、现代教育的先驱者们同属一代人,他们在旧学中打下做人做事的根底,又在大时代的变迁中,参与到“变革”的大潮中,成为新旧之交过程中的“弄潮儿”。“西学东渐”,中国新式现代教育是由他们这代人的开创引领而逐渐发展起来的,百年的中国教育也经历了风风雨雨,但回望这一代的现代中国教育的开创者们,不得不令人肃然起敬,旧学与新学、传统与现代、东方与西方,在他们的想象与探索中,能如此有机地融合在一起。大伯告诉我,上午在秀才老先生的经典课上,学生摇头晃脑地背诵完“孟子”,下午的英文课上刚从新加坡回来的华侨年青教师就在讲“莎士比亚”的戏剧。也让他们在课堂上串演其中的角色。也许,在那个时代,面对咄咄逼人的西方列强,一个“老态龙钟”的贫弱大国,被逼开放后的反应就是学习引进,改革旧有的教育模式,清末科举的废除,也倒逼着曾祖父这一代人重新思考人生的新路径。清末民初以来逐渐成为主流的中西融合的教育,也确实为现代中国的转型,奠定了人才培养的基础。也应成为我们这一代教育人反思、传承的精神源头。